四重奏,原名カルテット,為編劇坂元裕二的原創劇本,講述四名年過30的男女,為了自己的音樂夢想組成弦樂四重奏。

 

30世代。無論戀愛還是人生,都無法盡如人意。

 

 

 

 

 

 

 

 

 

 

 

 

***********************************

(以下有雷,請自行斟酌觀賞)

***********************************

 

 

 

 

 

 

 

 

 

如果說謊是為了圓一個謊,那當初是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情說第一個謊呢? 如果說謊是成長的第一步,如果說謊是為了保護自己的秘密? 如果說謊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夢想?

 

甜甜圈四重奏,一個由四位年過30的男女所組成的絃樂團,因為在東京KTV的巧遇決定四人一起組團為了音樂夢想而奮鬥,各自背負自己的夢想,自己的堅持,自己的秘密,自己的戀情,集結在輕井澤一隅的小別墅。一段充滿謊言與夢想的旅途就此展開。

 

四重奏雖為古典音樂為主,但第一次一起表演的曲目卻是椙山浩一以歌劇「尼伯龍根的指環」為啟發,經典RPG遊戲《勇者鬥惡龍》的 <ドラゴンクエスト序曲>。或許,追逐音樂夢想就如同歌詞一樣,你永遠不知道你將面臨什麼,努力會不會有結果,或甚至要面對像惡龍這樣艱困的挑戰,但為了夢想,唯有奮力一搏,才有實現的機會。

四人對於炸雞是否要加檸檬的爭論,則是坂元裕二擅長的手法,運用一些日常對話帶出觀點,而四個人也因為炸雞,慢慢了解彼此個性,逐漸培養出默契。

 

四個人因為辭退鋼琴家的方法有所爭執,面對小雀的詢問,卷成了四人中第一個公開自己秘密的人,丈夫的不告而別讓她沒了依靠,四人同樣都沒有退路,有的甚至無家可歸,所以他們只能繼續向前,互相扶持,與音樂生活在一起,與夢想生活在一起。

卷說: 我們就像是童話「螞蟻與蟋蟀」裡的蟋蟀,雖然嘴上說著想靠音樂生活,但我想大家心裡也已經有答案了,我們沒能成為可以靠做自己想做的事生存的那種人,我覺得沒能把喜歡的事情變成工作的人必須做出決斷,是要把它當作興趣,還是仍然把它當作夢想?把它當作興趣的螞蟻過的很幸福,但把它當作夢想的蟋蟀卻深陷泥沼。

 

比起揭開鋼琴家的傷疤,眾人其實害怕看到的是未來的自己,繼續把夢想當成努力的藉口,卻連家人都照顧不了一人生活,鋼琴家連海報都是用磁鐵黏住因為這是租來的房子,那他們是否有更強的決心把夢想釘在牆上? 如同在強風中追逐被吹走的帽子,越追越遠,卻還是不停地跑的覺悟。

 

第一集就可以看到坂元裕二的功力,用日常對話帶出彼此的個性和想法,如同四位在演出前有各自的準備動作,各自背負的堅持與理想,秘密與謊言交織成眾人通往音樂夢想的四重奏,即使個性不合,但在拍照的那一刻,仍很有默契地都看向遠方。

 

 

 

 

 

 

第二集開始我們才知道,原來卷的丈夫失蹤擔心的不只有她,還有她的婆婆,婆婆甚至懷疑是卷殺了自己的丈夫所以決定雇用小雀去暗地調查。

 

家森和卷、小雀的潛台詞爭論成了本集的主軸,對喜歡的人不會說我喜歡你,而是我想見你,對想見面的人不會說我想見你,而是會說要不要一起吃個飯,說出口的話和實際想法是不一樣的,甚至相反。喝著魚湯,心裡想著餃子不好吃其實想吃餃子,想吃堅果冰淇淋不是因為喜歡吃而是因為想看對方吃草莓冰淇淋的樣子,練習過才會害怕失敗,所以每次上台前總是沒有自信,表演時握著琴弓的手卻充滿信心。

因為害怕言語傷害到別人,或甚至自己,所以不表達真實的想法,把一切埋藏心底,甚至說出反話,只希望對方不要察覺真意,或甚至用疑問句去回答別人的提問,人們總是不斷閃躲,不敢面對。卷告訴別府,人生可是有很多事後察覺才發現為時已晚的問題,放任時光匆匆流逝的情人,總有一天要贖罪的,而所謂的贖罪,就是在最後才了解九條的心意,卻發現無論如何都挽不回離開的心。

 

如果潛台詞才是隱藏在心底真正的心聲,那所謂的弦外之音,不也就是這麼一回事嗎?

 

 

 

 

 

這集一開始的告白片段相當有趣,坂元裕二賦予有朱這個配角非常奇特的設定,雖然常常微笑,但眼神卻從沒有笑意,常常說一些做一些別人不懂的事,吉岡里帆也成功表現出那種摸不出真意,卻總是感覺背後還有其他意圖的弔詭特性。

告白是小孩子才會做的事,大人靠的是誘惑。誘惑首先,是泯滅人性,大概分三種,變成貓、老虎,或是被雨淋著渾身濕透的小狗。

絕對不能接吻,女人的工作,就是製造出隨時接吻都不奇怪的距離,女人主動接吻的話,男人是不會心動的。

面對父親突如其來的病危通知小雀笑了,面對小時候的謊言被發現小雀笑了,面對同事的霸凌小雀笑了,無論發生什麼小雀總是笑著,因為她把謊言藏在笑容裡,把淚水藏在笑容裡,把秘密藏在笑容裡。

不想面對的過去又被發現,過去總是用笑容騙自己一切都沒事,如果被討厭就換一個環境,但騙的了自己騙的過別人嗎? 重視的另外三人是否也可以像自己一樣一笑置之,如果說謊不值得原諒,那把謊言藏在笑容底下,是否就可以被原諒呢?

說起討厭的父親,可以說出一百個討厭的故事和理由,但最愛的母親,卻一句話也說不出口,為什麼生了病,就必須原諒? 因為是親人,所以一定要去探望? 面對小雀的掙扎與不安,卷緊緊的握住她的手,這一次,沒有人會嘲笑她趕她走,因為我們是用著同一種洗髮精,頭髮擁有一樣味道的家人。能一邊哭一邊吃飯的人,定能堅強的活下去,再一次,小雀又笑了。

因為樂器能活得比人還長久,儘管大提琴對小雀來說有點巨大,但她仍背著它,因為她知道它能活得比她更久,它能一直守護她不離去,無論過去的謊言或是未來,大提琴永遠在身邊。現在,她有了和大提琴一樣會永遠守護她的人。

演奏巴哈的G大調大提琴獨奏第一組曲 前奏曲 時,拉到一半卻拉不下去,不好意思,請讓我重來一次,或許中斷的樂曲不是偶然,而是對父親的思念。

她親吻了守護著她的大提琴,這一次她選擇加斯帕卡薩多的大提琴獨奏曲第一樂章 幻想前奏曲,人生不能重來,謊言不能收回,她能做的只有繼續演奏下去,這一次除了大提琴,她還多了三個依靠。

 

 

 

 

 

 

從前幾集的吃飯我們可以知道,家森是個規矩很多的人,做任何事都有自己的一套邏輯,若別人和自己不同,則會長篇大論一整天只為改變他人的做法。然而,如此龜毛的他也能為了再次和久違的家人生活甚至選擇退出四重奏,明明自己很清楚潛台詞代表的意義,卻又因自己在錯誤時機多嘴導致離婚,一個龜毛又矛盾的男人。

 

茶馬子說,二十多歲男人的夢想閃閃發光,到了三十多歲還在做夢只會黯淡無光,家森無法反駁,因為他自己也明白,正因為自己追逐夢想這份傻勁,才讓他無法和家人一起生活,比起家人他選擇夢想,是否正如當年選擇和因為倉鼠死了所以一起去看電影的女孩而放棄六千萬一樣呢?

嘴上說老婆是食人魚,比獨角仙還難溝通,看見老婆卻變成實現夢想的七龍珠,嘴上說對前妻毫無感情,卻又謹記她獨特的敲門聲和念念不忘那些討人厭的小缺點,再一次,他又是一個龜毛又矛盾的男人。

久違的兒子已經長大,喝水不用他幫忙,對於醬料也有自己的看法甚至懂得體諒和自己不同選擇的人,這些小細節都不是他這個追逐夢想的爸爸教他的,或許茶馬子對他來說不是一個好老婆,卻是一個好媽媽。嘴上總說他的壞話,追逐夢想很傻,卻明白在他們眼中夢想比什麼都還要珍貴,在他準備將中提琴砸壞終結夢想時告訴他現在這樣的你就很好了,比起其他人,茶馬子的夢想或許平凡點,看見喜歡的男人在夢想中發光,眼神因夢想閃閃發亮的樣子就已足夠,所以她選擇讓家森鬆開孩子的手,握緊夢想的中提琴,只因她比誰都要更喜歡他們追逐夢想的樣子。

 

第一集卷說,所謂夫妻,是可以分開的家人,經過這一集,我終於懂了。

 

 

 

 

 

 

第五集分成兩個部分,前半段因為別府弟弟的推薦,四重奏得到在音樂廳表演的機會,音樂製作人也馬上讓他們見識到何謂 專業,有生以來第一次被人大力誇獎,即使是謊言、即使是客套話,還是令人開心。

儘管實際表演和想像中有落差,除了演奏還要Cosplay,但為了第一次在大舞台上的表演,四人仍然努力的練習舞步跟合奏,但現實的打擊往往來的突如其來,鋼琴家因為行程衝突無法彩排,最後表演被迫放音樂造假,這對四重奏來說情何以堪,四人在演奏完後默默離開,只留下製作人一句有志向的三流,就是四流。

我想,不會有人比別人更不清楚自己的實力,無論是什麼樣的表演者或工作者都有 自知之明,但明白自己是否又有勇氣去挑戰呢? 實力差又如何,難道因為技不如人就沒有追夢的權利嗎? 每個人都不甘於平庸,不滿足於現狀,所以才會有競爭有所成長,無論是滿足客戶需求的一流,盡自己最大努力的二流,或甚至自己玩得開心的三流,都該有志氣和權利追逐自己想要的夢。

 

然而現實卻是沒人在乎權利和過程,只看重結果,觀眾在乎的是服裝像不像,舞步可不可愛,製作人也只是給了些交差的工作,最後四人回到熟悉的路邊演奏,最習慣也最自由的地方,這一次,四人才終於享受到演奏的樂趣。

經過朝夕相處,小雀無法再繼續錄音決定收手,沒想到婆婆卻找了有朱繼續任務,有朱充滿進攻的問話,從偷看手機到婚姻再到人生和說謊,小雀只能在旁緊緊守護隨時會被拆穿的謊言。如果第五集前半段是現實的殘酷與無奈,那後半段就是謊言被拆穿最不堪入目的那一瞬間。面對卷,有朱毫無顧忌,想要透過送來的衣服挖掘一切內幕,不管是套話或是難以回答的問題,反正被拆穿旁邊也有共犯小雀擋著,甚至還能不動聲色的說我們是要證明你的清白,是為了你好才這麼做的。

大家都會說謊的吧?這世界最大的秘密,就是正義一般都會輸吧?夢想大多都不會實現,努力也都不會有回報,愛也都會消逝啊?把這種老掉牙的話掛在嘴邊的人,只是不想面對現實而已,夫妻之間怎麼可能會有戀愛的感覺?在這種地方糾結著想要黑白分明是行不通的,就像黑白棋一樣,糾結下去只會被反噬而已。

或許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就如同有朱說的,我們都同樣穿了件褲子,但你不知道誰沒穿內褲,如果每個人話中都帶有三分虛假,是否仍能相信他說的是實話? 如果表裡不一成了在現實社會生存的能力與法則,那我們還能相信什麼?

 
好喜歡你、好喜歡你、好喜歡你、好喜歡你、好喜歡你、好喜歡你、好想殺了你!不是這樣嗎?

再一次,坂元裕二用筆下的配角問劇中的角色和觀眾,面對這個殘酷的世界,我們到底應該真實的面對,還是用謊言包覆,又或者,這世界根本沒有絕對的真實,只有人們為了生存下去,而說出的無盡的謊。

貫穿前面五集的謊言終於被拆穿,小雀不敢面對卷決定一走了之,但她卻沒看見卷的表情,對於小雀她沒有生氣,只有苦惱和不解,或許卷早就注意到錄音的事,或許早就注意到婆婆的懷疑。對於小雀,她知道說謊的痛苦,保護秘密的痛苦,所以仍決定準備熱騰騰的飯菜等她回來。如果過去相處的真實是建立在謊言之下,那過去一起經歷的點點滴滴又是否真實存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yne 的頭像
wayne

Wayne的奇幻世界

way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