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街日記,原名海街diary,又名Our Little Sister。描述三姊妹幸、佳乃、千佳在父親的告別式上意外與同父異母的妹妹鈴相見,四人在祖母留下的屋子裡展開新的生活的故事。

改編自漫畫家吉田秋生的原作漫畫<海街diary>,入選第68屆坎城影展主競賽影片,獲頒第39屆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新人、最佳攝影和最佳照明獎。

 

 

 

 

***********************************

(以下有雷,請自行斟酌觀賞)

***********************************

 

 

 

 

 

從小相依為命的三姊妹,某日突然收到15年來不曾聯絡的父親的死訊,對三人來說,音訊全無的15年早已淡忘了對這位父親的記憶,甚至是拋棄的恨。偶然在喪禮上遇見的妹妹鈴,或許是出於對父親最後的回憶與一絲絲的不捨和愧疚,讓三人決定把這同父異母的妹妹接到鎌倉一起生活,父親最早的家。

 

我還有責任,是幸謹記在心的本分。身為三姊妹中的大姊,幸在父母雙雙離開這個家的困境下獨自拉拔兩個妹妹長大,也因為這樣的過程讓她在家中角色和行為上多少有一種媽媽的嘮叨,儘管如此卻依然是姊妹中最被信任的大姊。隨興的二姊佳乃是個自由主義者,渴望愛情享受自由卻依然守在這個家裡,不僅僅是因為離不開這個最愛和她鬥嘴又照顧自己的大姊,更是因為離不開這個家。老三千佳是個奇妙的人,單純的她總是有著令人意想不到的喜好和品味,就連男朋友也是。

 

 

 

 

 

全片依序用三場喪禮表現一個家庭的轉變。第一場是父親的喪禮,三姊妹第一次遇見妹妹鈴,第二場是外婆的七年忌,無血緣關係的外婆和15年未見的母親出現點出鈴和三姊妹彼此不忍說出的尷尬。最後是二之宮阿姨的喪禮,四人在經歷過一切後重新建構出家的樣子。

 

導演是枝裕和曾在著作<我在拍電影時思考的事>提到,三場法事是循序漸進的。父親的喪禮代表的是四姐妹,外婆的七年忌是老屋,最後二之宮阿姨的喪禮則是海街。是枝裕和希望透過鈴的雙眼,去感受原本陌生的姐妹們、家庭到學校乃至於整個城鎮,交心的同學到照顧自己的鄰居長輩,一個成為真正的家的過程。

 

 

 

 

 

初來乍到的鈴在這個充滿默契的家中總是有那麼一點尷尬,三位姊姊輕易的接納了自己是否只是表面上的無私,早熟的個性更是讓鈴很早就明白自己的母親是姊姊們家庭的破壞者,自己的出生與存在,是否只是一種錯誤與罪惡。因為和後母的互動,讓鈴潛意識的選擇乖巧,是因為害怕孤獨,渴望家人與家庭的陪伴更是讓鈴小心翼翼的處理來自周遭的愛與關心。

 

導演巧妙的加入許多家庭活動來表達四姊妹的生活,除了讓鈴體驗和她一樣年紀小孩該有的家庭日常更是拉近鈴和三位姊姊關係的過程。儘管知道自己不能喝酒仍執意要喝梅酒,更是代表著鈴深怕失去好不容易得來的一切,卻喝醉大罵自己的父親與繼母。本來心存芥蒂的四人也因為這樣的生活讓彼此慢慢培養默契,敞開心胸,接受這一切。

 

 

 

 

 

 

幸這個角色,在整個故事中尤為複雜,在這個沒有母親的家庭裡扛起母親這個角色,痛恨搶走自己父親的女人卻也愛上有婦之夫,而收養了鈴,是否又是為了彌補心中的罪惡感。

梅子樹是母親出生那年祖父在家裡種的,幸給了母親祖母釀的最後一點梅酒,是否代表著心裡已經接納了她。只因家人永遠都是家人,即使已離開家15年,仍然可以透過梅酒這個家庭記憶來化解一切。

放棄和男友到國外發展的機會,除了放不下三個妹妹,更是象徵著放下對搶走自己父親女人的恨意,接納了鈴所做的選擇。

 

 

 

 

 

因為這個妹妹,幸、佳乃、千佳得以重新了解自己的父親,放下對過去的恨與執著,接納這個來自父親最後的祝福。因為三位姊姊,鈴才得以卸下堅強的面具重新開始這個年紀該有的人生,過去的不開心與不完整,就在這鎌倉的老屋,海街旁,因為這些關心自己和自己所關心的人事物,讓一切有了重新開始的機會。

 

 

 

 

 

 

 

 

台詞

別看她倆吵成這樣,關鍵時刻還是很團結的

 

我要守護這個家

 

我真的可以留在這邊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yne 的頭像
wayne

Wayne的奇幻世界

way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