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住在吉祥寺嗎? 原名吉祥寺だけが住みたい街ですか? 改編自マキヒロチ的同名漫畫,以東京吉祥寺站的重田不動產的雙胞胎姊妹為主角,描述那些想藉由搬家來轉換心情的人的故事。

 

 

非常冷門的東京電視台深夜劇,以一集一故事的單元劇模式,描寫每個人可能在社會上面對的問題,並藉由故事劇情帶入大量日本東京實際存在的街景和店面,相當有趣。

 

 

 

 

***********************************

(以下有雷,請自行斟酌觀賞)

***********************************




 

 

 

 

 

 

 

 

人們為什麼想要搬家呢? 是為了轉換心境? 逃避什麼? 還是改變什麼? 或許每個人想搬家的原因都有所不同,但唯一不變的,是每個人都想要搬到一個更好的地方去。吉祥寺,作為票選最適合居住的地方,有著許多美食,便利的交通和良好的生活機能,吸引許多想搬家的人的目光,但,每個人都適合這裡嗎?

 

因為父母過世所以繼承重田不動產的姊妹倆,重田都子和重田富子,在面對各式各樣的客人時,總是會推薦吉祥寺以外的地方,不是因為吉祥寺不好,而是因為這些地方對客人來說並不適合,對於這些慕名而來的人來說,有的人需要便利的生活,有的喜歡美食,有的需要交通方便,但其實這些東西在吉祥寺以外都可以找的到。

 

 

第一集的插畫家,因為分手所以重新找房子,對於需要書店或環境來刺激靈感的插畫家來說,姊妹倆推薦她到雜司谷,並告訴她或許是因為生活上的差異才導致分手,一個總是在外頭跑,另一個總是待在家哩,但這並不是她的錯,鼓勵她繼續努力。

 

 

我真傻。

你就是傻,你雖傻但沒犯任何錯,這不是你的錯。

 

 

 

 

 

因為職場上的人際關係所以決定搬家的今村,一開始對五反田感到排斥,因為她認為這裡充斥著許多風俗行業,但喜歡美食的她馬上被這裡的食物給吸引,咖哩、牛角麵包、鯛魚燒,各式各樣的食物讓她食指大動,也在看房子時透露自己為了保護秘密而被夾在職場的衝突間,姊妹倆帶她到附近的高樓上吹箭,並告訴她公司就是這麼渺小的存在,沒有必要為了那麼小的東西傷心。現代人常常為了公司的事情忙得焦頭爛額,畢竟工作代表著自己的收入,但其實工作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這個世界也不是只有一間公司,看開一點,或許更好的工作就在你身邊。

 

 

 

 

 

因為拿不到自己期望的稿費所以失望的三木,把矛頭指向隔壁的鄰居決定搬家,姊妹倆帶他到神樂坂,吃點小吃,在充滿京都風情的石板路上走著,或許是挫折讓他失望,而忽略了平常生活的品質,經過在神樂坂的一天讓他驚覺,想要做好什麼,唯有先把自己的每一天都過得好,身體好了,心態輕鬆了,眼前的難題自然迎刃而解。

 

人生停滯不前,或許是生活停滯不前。

 

 

 

 

 

剛離婚的友部決定找房子,還沒有工作的她沒有重心,沒有方向,只有偶像能帶給她刺激與力量,於是姊妹倆帶她到秋葉原,一來讓她可以快速調整一個人的生活,二來也可以近距離的接觸她有興趣的東西。

 

 

 

 

為了夢想辭去原有工作的副導演,儘管辛苦仍然咬牙苦撐,受到家裡壓力影響所以決定到外面找房子,過去做事總是輕易放棄的她這一次為了自己的夢想不斷努力,儘管偶爾還是會興起放棄的念頭,但看看周遭的一切,或是到居酒屋好好發洩一番,嶄新的一天,再度來到眼前。

 

雖然有時恐懼,有時痛苦,有時悔恨,每天都很辛苦,但我很喜歡現在的生活

 

 

 

 

 

總是住在家,備受父母保護的北井因為在聯誼上的打擊決定搬出來住,希望能有不一樣的生活,但我想他應該改變的不只是居住的地方,還有面對的態度,不管是對女生,還是陌生東西的嘗試,在離婚老師小靜的幫忙下,他決定跨出自己過去不敢踏出的界線,為了自己,好好冒險一番。

 

如果聯誼是相遇的地方,人生中的每一天就像聯誼一樣,因為我們一直在某處與別人相遇,但是否能認真珍惜這些邂逅,就因人而異了。

 

 

 

 

 

 

因為和室友不合決定搬出來的網頁編輯Mael Collin,是一名已經在日本生活8年的法國人,因為自己的身分還有認知使得她或多或少受到ㄧ些不公平的對待或偏見,在姊妹倆熱情的介紹下,她決定重新找尋自己喜歡日本的理由,用新的眼光去體驗看待這一切。

 

 

 

 

 

 

挑戰美國夢回到日本的攝影師小野田,因為和家裡爭吵決定自己找房子,跟著姊妹倆來到藏前,來到他們口中所謂的東京的布魯克林,儘管自己口中說著因為失敗所以回國,但我相信沒有人願意輕易低頭,姊妹倆帶她到這裡我想也是為了鼓勵她繼續努力下去,把這裡當然是自己美國夢的延續,整理自己,跟著新的夥伴,繼續自己的夢。

 

沒有什麼經歷是白費的,過去所有的一切都有意義

 

 

 

 

 

 

從小就很拼命的系統工程師齋田,因為以前經驗的緣故,導致她認為任何美好的東西都必定有其代價,因為自己希望有美好的居住品質,所以對房子除了這個要求剩下一律不介意,如此奇怪的要求就連姊妹倆也感到奇特,然而,真的是這樣嗎? 務實或許沒錯,但或許有時為了自己的夢想,為了自己想做的事,固執一下,也是可以的。

 

如果你有什麼想做的話,就不要勉強自己,人生只有一回

 

 

 

 

 

總是把事業放第一的編輯岩倉,為了自己日後的人生規劃決定找房子,然而,在看房子的過程中,仍然想著如何把眼前的美食當成工作的素材,於是姊妹倆提醒她,或許工作很重要,或許企圖心很重要,但有時過度的執著,或許會讓自己在不知不覺間損失了點什麼。偶爾放鬆一下,關心周遭的一點一滴,任何的小細節都能帶來意想不到的喜悅。

 

如果心裡沒有半點空隙,視野就會變得狹窄,就會漸漸看不見周圍的東西

 

 

 

 

因為室友的責怪所以決定搬出去住的新間,希望住的地方能讓自己便於打工還有畫圖工作,然而,對所有事物都不關心的她,讓姊妹倆覺得她的重心似乎放錯了地方,她也忽然驚覺室友跟她提過相同的事,究竟自己在乎的是打工還是夢想,自己搬到東京的目的是為了什麼? 到底自己該會生活而拼命,還是會了夢想而拼命

 

但是 這個詞,會把所有開心的事和好事,都消滅光的詞。

 

 

 

 

 

 

 

看完11集後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儘管每個故事都很稀鬆平常,但就是因為如此平常的故事所以讓人感到真實,或許人生就是這樣,總是會面對ㄧ些意想不到自己又不想面對的難題,又或者是ㄧ些別人看來很輕鬆,但當自己面對時卻又深陷的難關。

 

劇中用找房子代表人們面對難關時找尋解答的方法,有的人希望改變,有的人希望解答,有人需要便利的生活機能,有人需要方便的交通,有人只是想要各式各樣不同的美食,然而,每個人想要的跟每個人真的需要的又都一樣嗎? 劇中我們可以看到姊妹倆常常跟別人推薦吉祥寺以外的地方,或許是因為想告訴我們,想要跟需要有時並不一樣,自己或許身陷其中而無法看清,有時面對難關,困住我們自己最深的,往往不是難關本身,而是自己。

有時放鬆一下,轉換自己的心情,換個角度看這個世界,或是留意自己周遭的每個小細節,美好的事物總是充滿在我們身邊,原先的難題也就變得不值一提了,所謂人生,不就只是這樣嗎?

 

 

 

 

 

除了每集的人物單元以外,片尾的小劇場也是非常有巧思,找來了又吉直樹本人,搭配只要遇到女生就會緊張害羞的勳男,每集勳男的問題還有又吉本人的答覆都相當有意思,看似毫不搭嘎卻又顯示兩人的思路還有個性。最後一集兩人終於見面,但又吉卻放棄找房子時可以看到勳男失望的神情,或許房仲這項工作有時就像勳男失落的表情一樣,付出了自己的所有,到頭來卻又只是一場空,但我相信無論發生什麼,就像最後勳男仍然穿著又吉送他的衣服參加聖誕派對一樣,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好好發洩一番,面對更棒的明天吧。

 

在酒吧的小劇場也是,每集都利用酒吧老闆還有店員小靜的人生歷練或名言來替每集的人事物寫下註解,有時有趣,有時帶點滄桑,兩人的戲分雖少,但存在感十足。

 

 

 

 

兩位主角的發揮,絕對是本片最大的看點安藤夏和大島美幸兩人的組合不只好笑而且誠懇,兩人對金屬樂的嗜好更顯示兩人不同於平常的房仲業者,對於客人的問題總是一針見血,看似好笑卻也總是點出問題所在,雖然毒舌卻也讓客人的問題迎刃而解,最後不只找到房子,還能用嶄新的心態面對不一樣的明天。

 

 

若真要說有什麼我覺得可惜的地方,就是我一直期待在最後能有個總結,姊妹倆總是不辭辛勞為客人找到房子,解決難題,那他們自己呢? 他們是因為什麼繼承這間店,以他們的個性我相信應該不只是單純父母過世而已,心態的轉折等等,原本以為最後故事會提到兩位主角本身,可惜並沒有,或許導演是希望兩人的角色是說故事的存在而非故事本身,也會許只是我自己腦補太多了。

 

 

 

 

 

 

 

 

台詞

 

吉祥寺雖然是個好地方,但好地方並非只有吉祥寺,東京阿,比想像中要大的多喔,有著形形色色的角落,這其中,一定有個角落最適合自己

 

無論多麼沮喪,也一定會有靠近你,擁抱你的東西,失敗不是結束,一切從此開始

 

我已經無欲無求了,因為我一直只做自己喜歡的事,回過神來,就沒什麼想要的東西了

 

人生啊,就是欲望一點點消失的路途

 

如果害怕受傷的話,就什麼都不會開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yne 的頭像
wayne

Wayne的奇幻世界

way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lex
  • OMG... how did you manage to get EVERY episode down? Wayne, 你實在是太神奇(or crazy?)了~~

    有幾個我有點忘了的東西 讀完後現在又有點想起來了:
    1)那個法國人那集 記得那時邊看邊讓我覺得有點勉強 不知道是哪個細節沒有處理好 總之我記得那集讓我覺得:”gush,浪費了一集!“

    2) 每集最後的那個bartender~~從一開始就覺得那位演員真的因該可以不用出現 台詞並沒有讓我有WOW~然後I feel very uncomfortable to set my eyes on him,especially he sticks out his tougne and try to be funny!!!! and what worse is that he did it every single time.

    而起日劇好像都會有bar出現 成為plot的一部分 所以一開始看到這個劇也有bar的出現覺得有點老套

    但要到很後面才有覺得他說的東西有點有趣:就是那個男的(不記得名字!)去和那個明星見面~然後那兩個姊妹有點擔心他被騙~(然後小靜就說:要是遇到壞女人怎辦?然後那個比較胖的那個sis 就說:壞女人不就是你嗎?)
    **這個好好笑~一輩子都忘不了~~~

    right, back to that bartender:他對這事的反應好有趣(大概記得 他說):若是能有機會和喜歡的人見面認識 享受喜歡對方的感覺 即使被騙也未嘗不是一種體驗~

    3)另外一個映象深刻的是有一集他們和客戶在公園座盪鞦韆 然後那個比較胖的那個sis就很帥的站在上面 完全卡住!超可愛~~~ 還有她們吃東西時候的全心全意 不在乎卡路里的那種陶醉!

    4)最後一個就是 那個比較胖的sis (我一直想不起來哪個是姊姊/妹妹?)有次差點對一個一直否定她們建議的客戶生氣 然後另一個瘦一點sis 拉住了她 繼續很有耐心的再提另一個idea。。。 這個很小的舉動非常有趣

    好像還有很多深刻的畫面 ( 因為這劇實在太有趣了 )till next time-



  • 法國人那集會覺得奇怪應該是她和室友的衝突,我個人覺得衝突點很弱,又或者如果有這樣的衝突當初就不該找這樣的室友,可能當初故事想要有一個外國人然後編劇(或作者)自己覺得會有可能有這樣的衝突....之類的

    結尾的部分算是單元劇的公式了吧,就...日本人的風格?

    姊妹倆除了劇情本身很多小細節都超有戲,每集吃的店看起來也都超好吃,看了都餓了

    wayne 於 2017/02/09 20: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