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又名月薪嬌妻,改編自漫畫,描述自研究所畢業後的森山實栗因在職場不斷遭受打擊,於是在機緣巧合下,在一次派遣幫佣過程中,和雇主津崎平匡達成的契約結婚協議,自此開始同居生活。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源自匈牙利的諺語,意思是如果遇到難關,消極的選擇也是一種方法,雖然很丟臉,但是能夠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

(以下有雷,請自行斟酌觀賞)

***********************************

 

 

 

 

 

 

 

第一集一開始用情熱大陸節目訪問的方式描述實栗在職場上遇到的問題,儘管工作內容,薪水等不符合自己的期待,但這種被社會所需要的感覺,是我每天努力下去的動力,現在,我的每一天都過的很充實,實栗如此說著。比起外在因素,實栗顯然更在意工作帶給她的成就感還有因為因自身的努力使其他人的改變的成果。

在後面家務的訪問我們也可以看到,實栗對著鏡頭說,就算沒有人看到、就算是不被注意到,而依然努力工作,我認為這很重要,因為這就是專業素養、我的工作態度,用兩段很清楚地描述了實栗的個性,而這些所謂的鏡頭訪問,更代表著實栗深信,儘管現在沒人注意,只要我繼續努力下去,總有一天會被人看見的。

 

接下來,利用各種情境和對話帶出其他角色,並巧妙的利用這些情境帶出角色的個性和重視的事物,充滿想像力的父母,事事拘謹的平匡,能言善道的帥哥風見,開朗的日野和沼田,事業女強人百合和部下們。

 

在一次口誤中,實栗對平匡說出契約結婚的這個詞,本以為事情就這樣不了了之,但平匡的感冒卻再次拉近兩人的距離並在過程中發現對方的優點和自己一直以來的堅持,於是契約結婚就這麼開始了。

 

第一集看似簡單輕鬆,但其實帶出許多問題,職場上的性別天花板,家庭家務的分工等等,當今天工作不順利,你可以說服自己是為薪水而來,但今天婚姻沒有薪水,對象更只有一位,當今天內容不順利,當愛情無法支付時,又要如何堅持下去?

 

 

 

決定契約結婚後隨即面對第一個問題,婚禮。從兩方家長的見面我們可以發現兩家人截然不同的個性,而實栗和平匡正巧就是兩個家庭的縮影,一邊充滿著異想天開的行動力,一邊則是簡單有條理的冷靜。會面後和自己父母的對話互動可以看到兩邊長輩對子女的關心與期許。

結束以後兩人在橋上走著,討論著父母的壓力與期待,和從未感受的愛與關懷。言談中,平匡帶出逃避雖可恥但有用這句話,兩人決定為了生活下去,儘管逃避,也要努力攜手向前。

 

為了解開同事的誤會,平匡邀請他們到家裡來作客,原本以為一切順利,安全過關,但還是在最後一刻被沼田發現異樣,房間裡的單人床。

 

我認為這集讓兩人從一開始的陌生人到開始互相了解對方到底是什麼人,彼此的個性,處事態度等等,兩人都有各自的堅持,但也都有難以克服的問題,過去自己一個人無法克服,兩個人開始在一起後,會有所改變嗎?

 

 

 

隨著兩人越來越了解對方,平匡也在不知不覺間更加注意實栗的一舉一動。也許是自卑感作祟,或是本來就不擅長和女生相處,和實栗的對話總會被自己無意打斷。

當自己過去生活的世界被外人進去,平匡是怎麼面對呢? 過去面對問題,平匡總是會想辦法逃避,但這次的契約結婚讓他無法如此,越來越在意實栗的他不是想辦法更進一步,反而是增訂了戀人條款,或許是個性使然,平匡仍無法跳脫過去的框架和內心的不安,於是只好用這種自己最熟悉的條列式條款來限制,欺騙自己,就連看房子,也不顧他人看法始終堅持要2房。

 

在寺院裡的對話,或許安撫了平匡一直以來內心的不安與自卑。眾人面對遼闊的天空大喊,每個人都把自己內心的期望和想法說出來,被用如同上司般的公式稱讚而感到空虛的實栗,害怕被外表所欺騙的百合,渴望幸福的沼田,而高喊滲透力的平匡,是不是代表著內心戀愛的種子逐漸發芽呢?

 

 

 

隨著前三集平和的發展,終於在第四集迎來第一次轉折,共享實栗。

 

在居酒屋裡平匡被問到是否對實栗有了感情,無法正面回答的他只好拿起毛豆來吃,同樣也在居酒屋裡被問到是否曾經歷後悔的戀愛的百合,也同樣拿起毛豆漫不經心地回答,喜歡一個人,就會變的不安,變得不像自己,變得坐立不安,處在不安定之中,不知道該往哪裡去。而這是否也是平匡的心聲呢?

 

每次面對難題,平匡第一個反應就是推眼鏡,冷靜分析問題後,用最平穩的方式逃避,他只希望能待在一個自己能充分控制的世界裡。今天儘管對實栗幫風見做不同的菜單感到吃醋,他也只是用這是雞肉嗎這種無關痛癢的問題帶過,被愛的人真好啊,明明自己內心也渴望愛情,渴望被愛,但平匡卻不敢更進一步,永遠站在最遙遠最安全的位置遠遠望著。

最後,實栗終於受不了把平常說不出口的獨白變成告白,把兩邊的問題攤開來面對,並把選擇權交給平匡來逼他選擇而不是逃避,逃避雖可恥但有用,但這一次,實栗卻下定決心,好好面對這一切,不再逃避。

 

 

愛情是建立婚姻的基礎,契約條例則是建立契約婚姻的基礎,但當今天兩人面對這些條例無法解決的問題時,愛情,是他們解答嗎?

 

 

 

 

當兩人還在為是否成為戀人爭論不休時,卻意外被百合發現實栗到風見家幫忙的事,為了說服百合實栗是清白的,兩人決定演戲給她看。在公園裡,兩人卻因各自的電話而發生改變,平匡原本以為自己小時候的野餐是全家人的惡夢,打電話以後才知道事情的真相,實栗卻因小安的離婚感到難過,決定把一切真相都告訴百合,但平匡告訴實栗,如果把一切都告訴百合,自己或許會感到輕鬆,但就換成百合保守這個祕密,讓百合代替我們承受這些痛苦,我們的罪惡感,只能由我們自己承受。

 

 

我覺得這集的結尾是和上集的呼應,面對愛情,兩個人可以選擇逃避,面對說謊的罪惡,兩個人可以選擇逃避,但兩人都不約而同地說服對方面對,面對難關,而不是逃避。

 

很喜歡這段的鋪陳,兩人都因對方而改變,也因為對方補滿了自己過去內心的空缺,對實栗來說,平匡的細心,對事物的包容和體諒是她過去一再追求的,而實栗的衝勁,也讓平匡跨出許多過去的限制,或許就在不知不覺間,兩人因為彼此而改變,因為彼此而不再逃避。

 

 

 

 

實栗和平匡用百合給的溫泉招待卷去新婚旅行,過程中遇到的前男友,無意間發現的中藥,沒穿到的性感內衣,所有的一切都來的突然,但當要回去時感受到的寂寞又是什麼? 為何如此空虛?

 

第六集中間,酒吧老闆對百合和沼田說,當自己對對方產生愛意的時侯,如果沒有得到對等的回應時,就會感到不安,但假如沒有愛情,擁有與之同等的事物也是可以接受的,比方說錢啊、安定的生活啊,但是,那份感情有時會強烈到難以忍受的地步,但如果只是單方面在承受這份情感,這段關係就注定會結束。雖然看似是要說給百合聽的,但對實栗來說,又何嘗不是如此,努力做好家務,但也只有像上司一樣的公式稱讚,想要有個傾訴擁抱的對象,對方卻從不主動積極,那自己呢? 平匡洗完澡出來緊張的樣子,睡覺時偷偷伸出的那隻手,早晨在鏡子寫下的喪氣俳句,實栗又對平匡抱持著什麼樣的情感呢?

 

在回程的列車上,實栗問自己,我到底想從平匡先生身上得到什麼? 是像酒吧老闆講的,金錢? 工作的成就感? 安定的家? 還是愛情? 我想這裡的空虛和寂寞,或許就像老闆說的,因為沒有得到對等的回應,單方面的承受這份情感,所以實栗感到疲憊,正當實栗把眼淚擦乾,準備回到過去的正常生活時,平匡卻主動出擊了。

 

火車這段大概是整部戲裡我最喜歡的地方,把前幾集鋪陳的個性和想法一次收回來,雙方對彼此的期待,都深怕因為自己的不小心而讓對方受到傷害,而正是因為重視那個他(她),所以才有所顧忌,不敢貿然前進,選擇逃避,但就如同充滿驚奇的新婚旅行一樣,最後要離開的那一刻,一切都是如此突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yne 的頭像
wayne

Wayne的奇幻世界

way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