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又名On Children。改編自作家吳曉樂同名作品,並從中挑選五篇改編為五個獨立的故事。

 

劇集最初定位為青春偶像劇,但為了忠於原著的創作精神,改以魔幻而強烈、含有科幻元素的風格呈現,並以寓言的方式與現實連結。

 

 

 

 

 

***********************************

(以下有雷,請自行斟酌觀賞)

***********************************

 

 

 

 

 

 

她無法忍受任何的骯髒。在離婚的官司上要紙巾只為擦去玻璃杯旁的水珠,無法忍受搬家工人的腳印所以在搬完前拿起抹布拼命的擦。控制器簡直和她是天作之合,前夫過去獻的殷勤、兒子竄改的成績單,無法接受的行為、成績通通抹去甚至重來一次只為符合自己心中的模樣。控制器成了隱喻,紀培偉成了逃不出媽媽手掌心的一顆小水珠。

你到底還要我再死幾次。當人生只剩聽從指示,才能讓人生往前一天,紀培偉選擇自我了結卻發現自己連死亡都控制不了。我現在讓你恨我沒關係,將來,你一定會感謝我的,究竟是兒子感謝媽媽的栽培還是媽媽感謝兒子的聽話。擦去所有多餘的水珠,抹去所有不滿意的骯髒陳淑麗這才驚覺,兒子心中的那條疤,在她第一次按下手中的控制器就再也消不掉了。

從在充滿水的浴缸中割腕、在充滿水的浴缸放下吹風機到陽台上一躍而下,總是刻意擦拭多出的水滴成了陳淑麗手中玻璃杯裝不完滿溢的水。看著玻璃杯中的兒子望著外頭,彷彿用控制器停下時間就能得到一切,殊不知兒子所希望的水,不是她倒給他的水,不是她小心翼翼擦拭的水,是和同學一起參加畢業旅行的海。

處心積慮規劃的人生終究讓紀培偉拿到控制器,只有媽媽能陪你一輩子,這一次,紀培偉的青春裡,沒有媽媽。

 

 

 

 

小圓媽總是一直吃,因為這是她唯一能掌控的事。總是準備豐盛的菜餚成了自己唯一力所能及對家人的關心。嫁進了學霸家庭成了夢靨,孩子的成績單成了自己的成績單,漸漸的變得比傭人還不如卻也莫可奈何。鍾國衍看著一切,想要做些什麼卻總是無能為力,因為在這個家庭裡,只有成績單可以說話。

天花板總是補不好,就像是鍾國衍的內心總是少了那麼一塊,越是急著修補它就越是碎裂,最後只好在傢俱上都蓋上一層塑膠袋逃進名為平行世界的地方保護自己僅存而脆弱的內心。在那裡,鍾國衍選擇透過虐貓來提升自己的成績,如同羅志葳在這裡找到藍色月亮考到第一名,他們都選擇放逐自我,利用傷害他人來提醒自己還活著,告訴自己還有一顆會痛的心。

小圓媽難道對這一切都不知情嗎? 儘管知道又如何? 面對兒子與丈夫,她只求成績可以上升以挽回丈夫早已不在的心。我這個人這輩子沒什麼大成就,就是希望我的孩子,可以有點成就。為了這點成就,她無視旁人的眼光,忽略兒子逐漸瘋狂的行為,或許除了國衍,需要一個擁抱的,就是小圓媽自己。

貓的死亡,讓母子二人看見藍色的月亮,進入一個瘋狂的平行世界,貓的出生,讓母子二人看見不一樣的希望,找到屬於彼此的救贖。在真實的世界,和關心自己的人一起,找到最真實的自己。

 

 

 

 

 

完美的孩子自殺了,在朋友的面前成了不小心跌落的意外,在母親心中呢? 是一起意外還是自殺。

我要是沒生妳們,我現在也是一個教授。是阿,也許少了二個孩子的負擔林媽媽現在的事業早已鵬程萬里甚至超越了自己丈夫,沒有人能改變這個選擇,包括聽著的兩個女兒。林媽媽總是有太多的質問,太多的為什麼,當兩個女兒的出生,就必須馬上背負起媽媽的犧牲所以必須達成一樣又一樣的期許,又有誰,能回答她們為什麼?

想要找出死因,看看茉莉的最後一天,林媽媽看見的,是和平常一樣身穿小綠綠令她驕傲的女兒卻被困在冰櫃裡出不來。為什麼要結束自己的生命,就是這些嗑藥、同性戀、自殘傷害我的女兒,沒有這些文學,這個叫聲耀的男生,茉莉就不會有這麼一天。沒有,我們沒有人逼她的啊。到底是誰,讓茉莉走上這條不歸路?

實驗室有如產房,林媽媽在這裡看見茉莉的第一天,也看見茉莉的最後一天。媽咪,謝謝妳,可是,對不起。

 

 

 

 

渴望改變,透過教育翻轉階級,所以進到超出自己能力的貴族學校就讀。兼兩份工作,能省則省,是因為不想讓女兒被同學瞧不起。自卑,是這個家庭的悲哀,也是這個家庭向前的動力。

渴望變成孔雀,卻忘記自己從來都不是孔雀,犧牲自己特殊的地方,讓自己變得跟周遭一樣,為的是擠進那個名為好大學的第一學府。當每個人都送名牌包包、香水來當生日禮物,一個手做的卡片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但緊接著的生日大餐,卻又讓巧藝走進另一場爭奇鬥艷的開屏大賽。

一次又一次的交易,讓巧藝明白她終究不是孔雀,但這個道理,努力一輩子的媽媽卻永遠不會懂,如同轉學生犧牲掉聲音,校長犧牲掉腳換取好成績和升學率。或許當方美琪最後一次跑去找孔雀,她看見的,是穿著印有NTU字樣的女兒改變整個家庭的未來。

每個人都穿起華麗的衣裳,被欲望所支配,成了一隻隻渴望變成孔雀卻不是孔雀的怪物,在最後的尋人啟事裡,媽媽穿著一件類似孔雀羽毛的衣服,彷彿自己就是一隻孔雀,開著屏。這一次,不用考上最好的大學,她已經是最絢麗的,這一次,自己所選擇的犧牲,終於成就女兒最好的未來。

 

 

 

 

若娃有著令人稱羨的母親。有一百分的母親,才有一百分的孩子,母職萬歲。站在台上鼓吹教育重要性的母親就像太陽一樣,散發著耀眼的光芒,令若娃相信只要跟隨母親的腳步,自己就能成為像母親一樣耀眼的母親。成績退步的若娃被帶到一個垃圾處理場,母親告訴她,如果她再不加把勁,她就要一輩子待在這裡,若娃不懂,那個總是鼓勵人們向上的母親怎麼消失了。

過動,成了兩人妥協的方案,卻也成了兩人關係破碎的開始,若娃漸漸不瞭解母親了,這個過去總是耀眼、總是鼓勵他人的母親為了自己的模擬考成績變得跟以往不太一樣。你愛我嗎? 換來的是一個沒有溫度的擁抱,直到這時若娃才真正明白胚胎的意義。

她是鵑,天生就不該住在鴿子籠。掛在胸前的勳章是孩子的成績單,也是自己的成績單,孩子對她來說是什麼,胚胎對她來說又是什麼? 若娃在森林裡第一次感受到原來人也可以不受成績所束縛自由的活著,但仍毅然回到原本的世界是因為愛,因為這個曾經對自己付出過愛的她,如同哥哥若傑在最後的一句謝謝,儘管知道自己存在的價值只有好成績來讓母親繼續住在豪宅裡,他們仍勇敢地擁抱她,擁抱這個永遠、唯一的母親。

 

 

 

 

當人們選擇把教育當作以愛為名對孩子控制的手段,究竟是帶著什麼樣的心情面對孩子呢? 是為孩子前途的著想,是付出所應得的回報,是對未來改變的期待,是愛?

教育的本質是什麼,生命的本質又是什麼,當今天新的生命誕生父母看見孩子的第一瞬間想的又是什麼。是給予生命所應該得到的回報,是教育所期望帶來的功成名就,還是單純的感動與喜悅。

母親的角色是生命的給予者,成長過程的陪伴者,不是目標的擁護者。母親的存在、生育與養育是一種祝福,不是加之在孩子身上求回報求責任的原罪。沒有人可以選擇自己的小孩是健康是聰明是成功,同樣沒有孩子應該承受父母的期許背負與生俱來的責任成長,只因每個生命都是獨立的個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夢想與責任,不以愛為藉口,不以恩為回報。

 

除了對愛、對教育的深刻描寫,故事對於父母在社會上、在家庭中、在孩子成長過程所扮演的角色進行討論。從一開始父母離婚的扶養權爭奪、父親外遇母親扛起一切到父母同住但雙方對於孩子教育上重視的比重,我們可以看到社會對母親在家庭和孩子上的評價和父親有著極大的差別。撇除掉父母本身對孩子的重視程度,過去的性別成見直到現在仍緊緊綑綁住女性在家庭和社會上的發展,而當選擇做出犧牲但孩子的表現不如預期,孩子也就理所當然地成了對社會體制不公,成見感到不平憤怒轉移的對象。加上女性本身在生理上對於孩子成長的付出本就大於男性,我們是否可以說,故事中這樣的教育環境、升學主義、考試體制和性別角色有著極大的關聯。

 

回到孩子,我相信大部分為人父母的出發點都是好的,但這份好,又是從誰出發呢? 當父母以愛為名行情感勒索之實,這些愛孩子的父母,又是希望得到孩子什麼樣的愛? 是不想要孩子和自己走過一樣冤枉路的經驗談,是希望孩子得到璀璨未來的期待,還是要替自己完成過去未完成的夢想。如同導演陳慧翎說的,我們都好不容易從痛苦中長大,體認到也許這不是長大的唯一道路,為什麼還要複製這些痛苦,讓孩子走跟我們一樣的道路成長呢? 或許改變一切的根源,就從父母自己開始。

 

媽咪,謝謝你。可是,對不起。

謝謝這份愛,可是對不起,我承受不起。

 

 

 

 

 

台詞

如果真的覺得未來還要等很久的話,你可以試著閉上眼睛,這樣就可以看到了

 

生命是我們自己的,它長什麼樣子,都應該是我們自己負責,怪罪給其他人,太懦弱了

 

全世界的夜景都差不多,但是少了那個讓你想念的人,再美的美景都沒有意義

 

可不可以抱我一下

 

我們可不可以,先學會一件事?

不要一直說對不起

 

我好像不知道我是想要遠離痛苦,還是渴望痛苦

 

我所受的教育不允許我創作,但是我所受的教育卻逼迫我開始創作。對於家人我總是情感複雜無法言語,有時候我會感謝媽媽,痛苦的成長記憶讓我擁有寫作的能量,我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才華,只是被痛苦選上,也被寫作選上而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yne 的頭像
wayne

Wayne的奇幻世界

way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