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甲男孩轉大人,描述大學念了7年的社團萬年顧問鄭花甲,因為阿嬤進入彌留之際所以匆匆趕回家,然而他所面對的,不僅僅只有大家對阿嬤的追思之情,還有更多、更多,不一樣的故事。

 

這是第一部盧廣仲主演的電視劇,過去總是以客串演出出場的他,第一次擔綱主角卻未見青澀,反而用道地的台語帶領我們進入花甲的世界。

 

 

 

 

 

 

 

 

 

 

***********************************

(以下有雷,請自行斟酌觀賞)

***********************************

 

 

 

 

 

 

故事從一通以為是詐騙電話開始,花甲因為阿嬤被送回家的最後一口氣被迫回到他不太願意面對回去的家鄉。以前回來,能見到阿嬤當然高興,但同時還要面對父親和各式各樣的叔叔們,管很多的二叔,從不回家的三叔,總是愁眉苦臉的四叔還有不務正業的爸爸。面對阿嬤的彌留,傷心的阿甲很快地便發現每個叔叔各懷鬼胎的想利用這僅存的時間達成各自的目的,而整個家族的大故事,便從阿甲的大學生視角展開。

 

阿甲的爸爸身為大哥,在家裡卻沒什麼說話的權利,由於過去的紀錄現在只能在二弟的廟裡當乩童勉強餬口,老婆和女兒也因為受不了他的個性離家出走。二叔對政治很有興趣,繼承家裡大部分的土地和財產,想利用過去父母在地方累積的威望競選鄉長。三叔到越南開工廠很少回家,愛吹牛的個性直到現在依然沒改,四叔自從失去心愛的兒子後便失去鬥志,不再考老師選擇開校車護送同學上下課,姑姑到了該嫁的年紀卻依然沒有對象。花明花亮一個是流氓,一個是模範生,面對阿嬤的離去,每個人都帶著不一樣的心情面對離別。

 

 

 

 

<花甲>是由九個短篇小說集結合而成,我們可以看到每個家庭每個人都有各自背負的東西,各自的堅持,也因為這些立場,在母親即將離去的時刻轉變成一場又一場的衝突。大家族常見的輩分順位,爭奪遺產成了導火線,兄弟反目彼此為了財產互不相讓。隨著故事進行,我們漸漸看到每個人背後的故事,每個人都各自背負著屬於自己的使命,為了自己心愛的人、為了家庭不斷抵抗命運。

 

雖然故事講的是阿甲轉大人,但對其他人來說,阿嬤的離去對他們何嘗不也是一種轉變,當這個社會對於大人的定義不再是只有年紀或地位,而是自己對於自己的認知時,這個家族裡的人,又有多少個是真正的大人。透過這些衝突,我們看到傳統與現代思考的衝突,民俗價值觀的世代交替,二叔是否真的那麼重視地位? 三叔是否真的要賺大錢? 四叔是否走得出來? 姑姑是否不想結婚? 老爸是否不想挽回這個家? 每個人都在迷航,沒有方向。

 

 

 

 

片中有個設計非常有趣,每個人的交通工具都跟自身的個性或表象相呼應,阿嬤過去都騎腳踏車,跟阿嬤最好的阿甲也騎腳踏車,老爸騎摩托車,二叔開車,三叔坐計程車,四叔開校車,轎車都是老婆開,姑姑騎摩托車,花明騎擋車,花亮開車,用交通工具代表每個人的個性和地位,也象徵著每個人選擇不同的方向和道路。

 

 

 

 

 

因為阿嬤彌留,所以失散的親人有了機會重新聚在一起,重整了人生的歷程,於是眾人漸漸發現,過去那些因為自己堅持的,背負的東西讓自己失去了初衷,所以有了壓力,有了牽掛。當每個人都放下自以為是的責任,才算是真正的回到這個家,接受自己的樣子,便是長大的開始。原來,從政不是想像中簡單,也並非要很有錢才幸福,勉強在一起不一定會快樂,放下過去,重整失散的家庭,才是真的回家。

 

 

 

 

年輕一輩的花甲花明花亮花詢幸運的沒有捲入上輩的糾葛,卻衍生出新的愛恨情仇。不管是意外去世的花詢帶來的影響,花甲花明的三角戀,花明花亮的地位角色衝突,雅婷不為人知的過去,花亮因為家庭影響的偏差認知,花甲因為阿瑋這個不離不棄的夥伴所以堅強,都讓我們看到不同世代面對不同問題的態度和轉變。花慧和光輝的愛情故事有如年輕一輩故事中的點睛之筆,在這個風風雨雨的家庭加入愛情的瘋狂和堅貞,並透過老一輩和年輕一輩的立場衝突讓我們看到不一樣的未來。

雅婷的髮色不知是否我腦補太多,但前幾集都是右邊象徵花甲的憂鬱藍色較多,後面慢慢接受花明以後左邊的棕色出現的比以往更加頻繁。

阿嬤最後還是走了,就在兄弟彼此釋懷的那一瞬間,彷彿知道自己任務完結般瀟灑離去,帶走了傷痛,帶來了希望。總是陪伴在阿嬤旁邊的阿春彷彿就是阿嬤的第六個孩子,所有人之中也是她最盡心盡力的照顧阿嬤最後的生活,不管是工作或是日久生情仍然感謝這些為了生計飄洋過海來到台灣的工作者。

 

 

 

 

 

導演用三合院大家族為主軸,探討大家庭和兩代之間的許多問題,結合親情與愛情讓整部戲充滿溫度。少數幾個地方的呈現讓我不是很喜歡,第一個是衝突,整部戲的許多情節因為立場不同而出現衝突,並利用衝突讓觀眾有觀念和價值觀上的激盪,前面幾次覺得一鏡到底或是對話很有真實感,但每次衝突感覺都是一樣的形式到了後面幾集有點疲乏,甚至覺得為什麼每個角色吵架的感覺如此相近。前面說過,<花甲>是由九個短篇小說集結合而成,作者和導演雖然把它整理成一個大故事,但在表現上,尤其後面幾集的收尾由於支線太多導致焦點模糊,甚至出現這裡的故事講一點,那裡的故事講一點看似剪接其實就是把它分開講的感覺,在剪接表現上有點讓人出戲。但不可否認的這部片仍然拍出導演一開始想傳達的,並透過我們熟悉的大家族故事加以探討,一部溫暖,笑中帶淚的故事。

 

 

 

 

台詞

 

親愛的阿嬤,今天,是我們全家大大小小,要跟你惜別的日子。你在世的時候常常說,家和萬事興,不要吵吵鬧鬧。現在,全村莊,都安靜下來,我們也都安靜,妳也安靜下來了。

 

有很多話想要對妳說,就像,我跟姐,小時候放學的時候,坐著妳的摩托車,那晚的風很大,要騎回來我們祖厝的那條路,並無放光的路燈,路面暗濛濛,有時還有坑洞,為了安全,所以你很專心地騎車,也不知道妳有沒有聽到,我們姐弟兩人,就是一直講,一直講,妳就是一直點頭,一直點頭。阿嬤,怎麼這個時候,妳不再點頭。阿嬤,妳一動也不動,只是在微微地笑,看著我們全家大大小小,妳是在笑哪一個。

 

妳是不是偷偷在笑我阿爸? 雖然沒什麼出息,但是很善良,肚子裡是一個溫柔的人。妳是不是偷偷在笑我二叔,雖然講話很膨風,但是為了老婆孩子,他是真正有責任感。妳是在笑我三叔吧,從以前就愛隨便亂跑,越走越遠,害你常常半夜爬起來接長途電話。妳是不是在笑我四叔,每天愁眉苦臉,都忘記自己有多帥、多將才。阿,妳一定是在笑我阿姑吧,妳都說,生了五個孩子,生到一個女兒。很滿足,好了,不要再生了。你堅持把她取名叫做阿好。做人家的女兒、做人家的小妹,做人家的阿姑。她是真正好。啊,妳一定是在笑我們這幾個孫子:看到我們,開口閉口就是:阿甲,你是什麼時候要畢業? 阿慧是跑到哪裡去了? 阿明是年輕爸爸,阿亮最聰明。

 

阿嬤,妳一定也覺得很好笑,醫生本來說妳兩三天就會回去了。結果想不到,妳一撐就是好幾個禮拜。阿嬤,妳最後這口氣,是把我們吹得東倒西歪,也把我們大家吹回來這大間祖厝。阿嬤,今天是我們大家要跟妳惜別的日子,日後,如果回來這間祖厝。我們就沒有嬤嬤可以叫、就沒有阿嬤可以找了。阿嬤妳就放心走,我們家後面就是火車,再過去就是高鐵。要坐火車坐高鐵都很快。妳煩惱一輩子,現在總算可以回去休息了,家裡面的事妳都不用再擔心了,可以跟著菩薩去西方極樂世界,去那個有光有花、有花有光的地方,最後,阿嬤,謝謝妳,妳會永永遠遠活在我們每一個人的心中。

 

妳的孫子 鄭花甲 叩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yne 的頭像
wayne

Wayne的奇幻世界

way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